原标题:走私食品,如入无人之境?

  解说:十多年前就禁止进口的越南生猪,真的被禁住了吗?

  停车场管理员:猪全部是偷渡的,不经过海关的, 一天在这个地方,出一万头猪。

  记者:从越南那边出。

  管理员:嗯。

  解说:走私入境的越南生猪,面对联合执法竟没有一个部门过问?

  黄老板:(交)2万8就没有哪个单位拦你了。他有四个单位在那里设卡捉的,交警也捉,打私办的也捉,边防也捉,县公安局也可以捉。

  解说:僵尸肉来了,核辐射海鲜来了,有口蹄疫风险的生猪也来了。

  《新闻1+1》今日关注:走私食品,如入无人之境?

  主持人: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看进正在直播的《新闻1+1》,说到关于食品药品的这样一个安全监管应该说这是大家最关注的,甚至说是最敏感的话题了。尤其是那些能够上我们餐桌的东西,就更是天大的事了。最近好像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听到关于食品的安全问题了。

  那正当我们都觉得,咱们的食品好像平安无事的时候,一则走私入境的违禁生猪堂而皇之地进入到屠宰场的新闻,再次引爆了公众的焦点。那到底这样的违禁生猪是通过什么样的一种通道走私进来的呢?今天我们就先从这条通道说起。

  解说:爱店镇,位于广西宁明县,与越南谅山省接壤,而这里也被业内称为走私猪的重要站点。

  停车场管理员:猪全部是偷渡的,不经过海关的, 一天在这个地方,出一万头猪。

  记者:从哪出。

  停车场管理员:从那上面下来的。

  记者:从越南那边出。

  停车场管理员:嗯。

  解说:据了解,越南生猪的价格比中国生猪,每公斤要便宜4块钱左右。越南生猪走私到中国,一般要经过越南收购商、中国中介商和中国内地猪贩子几道手,最后偷运到中国内地的屠宰场。

  货车司机:哪里都拉,有时拉成都,有时拉重庆,有时拉昆明,也时候送广东的也有。

  解说:那么,越南的猪,是怎么绕过正规的爱店口岸,偷渡进入到我国境内的呢?

  记者跟随猪贩子,来到了爱店镇背后的一条非常隐蔽的小山道,一些猪贩子正赶着猪沿着这条小路进入中国。

  记者:这离越南有多远。

  谢老板 猪贩子:从这里下去300来米。

  记者:300来米就是越南。

  谢老板:嗯。

  解说:据介绍,这里是爱店镇离越南最近的一条走私通道,他们把越南生猪赶过来,再通过拖拉机转运到大车上。但要通过这条走私通道,需要支付买路钱。

  记者:这是什么钱。

  谢老板:买路钱,56头猪,2000来块。

  解说:所有的越南生猪,都是通过这些走私通道偷渡到中国的,当地人把走私通道称之为“码头”,其中最有名的是叫那呼屯的“码头”。

  猪贩子 谢老板:那个(那呼)村里面的码头,一年(收买路钱)就是一两千万(元)出货好出的还不止这个数,拿着袋子装钱就可以了。

  李明 央视记者:据他们介绍,这个通道是2012年,一个私人老板出钱修建的,这个路大概有2公里左右,直通越南的货场,他们把走私通道当做一门生意来做。开了这条路,就能收买路钱。

  解说:除了那呼屯的这条通道,在爱店镇沿着中越广西沿边公路往东走,还可以看到其它的小山道,这些小道都是走私通道。

  记者:爱店有几个通道。

  谢老板:20多个。

  记者:光爱店就有20多个(走私)通道。

  解说:据了解,2000年修建的广西沿边公路,全长814公里,沿途东兴、爱店、龙州等县与越南接壤。

  李明:爱店为什么走私里面,它的量最大?一方面是因为爱店镇这个地方离越南最近,第二交了这个保障费,车基本上畅通无阻,不光走私越南生猪,其他的东西也走,只要什么赚钱他们都往外走私。比如说还有冻品,冷冻的牛肉、猪肉、海产品,基本上大家都参与这门生意,就是家家户户都会有农用拖拉机,每天晚上都开着农用拖拉机帮助运输这些走私的东西,基本上一车一晚上几百块钱,所以他们当地的人,也把它当做一门职业,赚钱的来源,所以他们也没有人说举报。

  主持人:一个小镇,这么多人参与走私,难道相关的部门没有一点点察觉吗?那让大家能够对这样一个小镇有更多的了解,我们先来看一个地图,通过这个地图可能我们会对这个爱店镇有一个大概的地理位置的了解。

  我们来看,接壤,是跟越南禄平县接壤的,这两个地方挨得非常近。重点是,这样的一条边境线,爱店镇的边境线全程25.5公里,在这条边境线上我们看到,记者也告诉我们了,有20多条走私的通道,那换算一下,走私通道有多密集,甚至有一些老板是自己花钱来修路,因为他觉得,花钱的钱没问题很快就能赚回来。

  那为什么相关的部门对此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呢?这个问题是今天我们所讨论的重点。而首先我们想请教专家来问问,当这些违禁的生猪进入到了我们的市场之后,到底会对我们的市场产生什么样的风险,会对我们的食品安全产生什么样的风险。我们要电话联线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的副教授,朱毅教授。朱教授,您好。

  朱毅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您好。

  主持人:这些违禁的生猪,到底会对我们的这个餐桌产生,什么样的危害,对我们整个这个生猪的市场会产生什么危害?

  朱毅:以前是走私冷冻肉品,现在都公然走私活猪了,走私肉的生意看来是越做越离谱了。之前呢,我们说僵尸肉引爆了大家的情绪,但是这一次估计走私活猪是未必能够引起大家的那种公愤的。有的人还会说,毕竟是活的嘛。实际上呢,走私活猪的风险更高,没有经过检验检疫,它很有可能会携带口蹄疫等传染病的病原体和寄生虫,病的猪,还有没有经过摘除淋巴结、甲状腺的这些猪肉都有可能走上我们的餐桌,危害我们的健康。任凭这些走私的活猪长驱直入,不出事是侥幸,出事是必然,时间问题,既是养猪人的痛,也是我们吃猪人的风险。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了,如果它携带了像口蹄疫这样的一个疾病,其实会是一个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危害。

  朱毅:是的,对。

  主持人:那我想知道,它如果进入到了屠宰场了,进入到市场当中,它会传染其他的猪吗,是不是那些没病的猪也会被它传染了。

  朱毅:对,口蹄疫是年年都会有,是世界上各国重点防范的传染病,很难根除,一点发生,如果延误了早期的扑灭,疫情经常迅速扩大,造成不可收拾的那个局面。我们国家是把口蹄疫排在一类动物传染病的第一位的,而越南呢,在2003年的时候,就已经作为疫区不得去进口它的这个活猪了,到现在也没发现它符合疫情解除的条件。

  主持人:但是确确实实我看到好像最近两年,越南的这个口蹄疫的新闻事件少了一点。我想问,是不是说,假设越南现在已经没有这种口蹄疫的疫情了,那我们对它的这个进口的禁令就可以取消了?

  朱毅:越南也说我们国家发生过猪链球菌病的疫情,我们现在也没有了,它也不准我们中国的猪肉进口越南。而且口蹄疫是很难根除的,没有报道不等没有。

  主持人:我觉得您这句话说的真的是一针见血,没有报道不等于没有,因为这样的一个传染性疾病是非常难以根除的,所以由此可以看到,从越南走私这样的违禁生猪,它的危害到底有多大,这种看不见的危害,可能就会出现在你的餐桌上。

  好,那为什么这条链条,会这么通畅,他们是怎么样用如此顺畅的一条通道,进入到我们的屠宰场,再进入到市场当中的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解说:从越南走私进来的生猪,为何能在广西招摇过市?甚至面对多个部门联合执法检查时,还能畅通无阻?

  黄老板 中介商:你想被捉了一车你那车值多少钱我们赔你一倍的钱,20万(元)就赔40万(元)。

  解说:这个黄老板不仅是当地越南走私猪的中介商,还是一个“保车人”。只要交了保车费,“保车人”就能保证走私入境的越南生猪,安全通过执法检查。

  就在记者跟随走私生猪的货车,快到达宁明高速收费站的时候,记者看到有执法人员正在设卡检查运输生猪的车辆。正常情况下,这些越南走私猪都没有经过检疫,是不能通行的,执法人员只要查看他们有没有检疫证明就立刻真相大白。但出乎意料的是,执法人员并没有索要检疫证明,而是看了一下车牌号就放行了。

  央视记者:因为(收费站)旁边有交警的车,这边有很多猪贩子,也是猪贩子专门开路的马仔,他们就跑过去了,拿出一大堆单子,看这个单子,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个单子是干什么的,我就走过去看看,看看交警他刚开始以为我也是那些猪贩子中间的一个,他就问你有没有单子。

  执法人员:你有单吗。

  记者:还没有单。

  执法人员:没有单我们在处理违章你不要围观。

  解说:那么,执法人员所说的单是什么呢?

  中介商黄老板:那个就是车牌单啊,那个单要2万8 是我们花钱买他。(交)2万8就没有哪个,单位拦你了他有四个单位在那里设卡捉的交警也捉,打私办的也捉,边防也捉,县公安局也可以捉。

  解说:另一个走私越南生猪的中介商郑老板也告诉记者,他每出一车越南生猪要缴纳3万元的保车费。

  记者:给保人。

  郑老板:保货出去的(人),你不要问这个了。给那个带路的(人),保你上高速的人。不然这个猪怎么出得去。

  解说:那么,交了保车费以后的走私生猪,又将前往哪里呢?

  央视记者:这个车上了高速以后,我看了一下沿途没有什么检查,当时坐了27个小时,这个大货车开到四川成都市一个叫邛崃的一个地方,有一个食品厂叫金钟食品有限公司。

  解说:记者在这个叫金忠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看到,这是一家有着上百家鲜销连锁店为一体的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年屠宰能力200万头,公司产品包括“金忠”牌冷鲜肉、分割肉、猪副产品等,公司的年产值达到30亿元以上。

  这家自称:“成为消费者信得过的国内著名肉类品牌”的企业,面对一车来自越南的走私生猪,又会经过怎样的检查程序呢?

  央视记者:国内收猪的环节是这样的,货主一般到一个养猪场去收猪,养猪场会叫当地的检疫人员过来,通过检疫以后开票,开票以后装猪,送到屠宰场去。先把这个检疫票交给屠宰场,屠宰场看到你的检疫票再核对你的猪,这样确定猪合格以后才收这个猪。但是听司机说(金忠公司)这些屠宰场都不需要检疫票,不通过检疫,直接就收猪了,屠宰了以后肯定就直接上了老百姓的餐桌。

  主持人:从违禁生猪,到老百姓的餐桌,这之间有多长的距离呢,我们特别做了一个PPT,我们来看一下,非常清楚。从越南生猪到流向餐桌,第一道关是边检,刚才我们看到了这个边检的关,大家刚才也在片子当中找到了依据,很多人开通了走私通道,绕了,好没走边检。那再来看看联合执法,联合执法这块呢我们会发现,没有检验证明的车照样能过,因为他们交了保车费,有很多的保车人保他们。再来看第三道,没有那些检验检疫证明的,或者说做了假的检验检疫证明的猪肉,也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到屠宰场。那由此这三道关卡都没有堵住,进入市场就不是一件难事。那再进入餐桌呢?好像就更容易了。

  为什么在这个管理的一条链条当中会一步失守,步步失守呢?我们继续来请听中国农业大学的食品学院的副教授朱毅教授。朱毅教授,刚才短片中其实我们重点看到的是那个联合执法,你看有打私办,有边检的,有公安的,有交警的,为什么联合执法都能够让这个漏洞这么畅通,都没有人意识到,这有问题?难道说,这联合执法的所有部门的人都被买通了吗?

  朱毅:现在能听清楚我的声音了吗。

  主持人:能听清楚了,非常清楚。

  朱毅:因为它这个,就是走私活猪,或者是走私猪肉这个环节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体系,既然成了一个体系,它的抗风险,反侦查的能力就特别的强,所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是道高一丈,魔高一尺,所以肯定是这个联合执法也是有难度的,这一点我们是要客观承认的。不过呢,平心而论,杜绝这个越南的活猪入境肯定还是有办法的,毕竟它入境运输进来的时候,它必须要通过公路吧,它必须要通过一些高速路口吧,封堵肯定是不存在技术问题的。在那个边境上那么长的线,你刚才说的,有很多走私通道,还有自己挖地道,可能堵不住,但是走到咱们自己的地界上来了,在高速公路上来了,这个时候应该就是严防死守能够做得到的,这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不是做不做到的问题。

  主持人:有啊,我们看到联合执法啊,这四个部门都在那执法呢,还是没堵住。

  朱毅:人家在那,就是在眼皮子底下,当做没看见,假装没看见。要想进不来,我觉得问题还是关键,所有的联合执法,不让它走进来,这个就像超生一样,不生下来是关键,一旦生下来了就不好管了,再咱们联合,你什么都跟上,你还是不是那么的好治理。目前呢,你看封堵是否死守了,那个地方是有难度,确实我们要承认,拦截的这个地方形同虚设,巡逻的这个地方也是在走过场,所以只能是所有的人,你刚才说的联合执法部门全部都像探访南京路上好八连 “拒腐蚀、永不沾”,至少大批量的,一晚上一万多头猪跑进中国来的这种事情,是不能够发生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得让每一个人,他们自己都能够有坚强的意志,能够抵挡住糖衣炮弹。

  朱毅:是。

  主持人:他们才可以保护住我们的食品安全是吗?

  朱毅:是,而且现在肉类打私已经常态化,肉类走私它已经常态化、普遍化,年年有,月月有,经常会看到他们是专项打击,专项打击已经不够了,打击要常态化、普遍化,365天一天都不能少。

  主持人:好的,谢谢朱毅教授。一天都不能少,那前提得是我们是不是在这些管理的环节当中的每一个管理者,都能是钢铁长城。那为什么联合执法依然不能力堵住这个漏洞,为什么联合执法依然对于现在的这个违禁的生猪的走私无能为力,这个问题,这个大大的问题还在这,还没有解决。

  那好,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除了违禁的生猪问题,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更猖獗的走私。

  解说:2014年1月28日,一位网友以“越南生猪偷渡入境猛如水”为题,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给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龙州县委书记留言,反映了当地中越边境生猪走私的问题。

  一个月后,官方回复意在从源头上遏制走私行为。但事实上,从2004年农业部就明确禁止从越南进口生猪,越南生猪走私进入国内的消息就一直不断。

  2015年,中国青年报再以一篇题为《广西一起检疫案揭开越南生猪走私利益链》的报道,揭示了越南生猪走私已形成完整“地下体系”。

  报道显示,犯罪嫌疑人没去现场就能开出56份产地检疫合格证。近年来,中越边境生猪走私现象备受关注,这起典型案件揭开了猪肉走私背后的相关利益链条,暴露出检疫、屠宰等监管环节的节节失守。

  警方:把后门打开。打开后门。随便拿一件。

  嫌疑人:好。

  警方:这是什么东西?

  嫌疑人:不知道。

  警方:印度,生产时期。

  嫌疑人: 生产时期是。

  警方:有吗?

  嫌疑人:原产地,原产国家,印度。

  解说:这是2015年6月,长沙海关在一冷库内查货大量涉嫌走私的冻品现场。在冷库里,存放了大量牛肉,牛副产品,鸡爪鸡翅等冷冻品。

  杨波 长沙海关缉私局副局长:走私团伙先在国外订货,然后从国外,从印度或者从美国发货到香港,然后在香港拼柜,然后再中转到越南。到越南以后,然后运到中越边境,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绕越设关地,然后走私进来。

  解说:为什么走私分子会选择从中越边境偷运走私冻品入境呢?

  这是位于广西东兴与越南芒街之间的北仑河,也是一条界河,将中国和越南相隔,而北仑河最窄的地方大概只有二三十米宽。

  办案民警:这个河比较窄,河水也比较浅,它还有涨潮与落潮的这种情况,实际上越南那边的船,要过来很容易,不到1分钟它就可以到我们中国这边的水域,靠我们的岸。如果说我们的警察,我们的执勤人员去,他马上就可以退到河中间,这个时候你追,不妥,为什么?马上就可能到越南那边去了。

  主持人:所以最后,我们还是想特别想,请您朱毅教授,请问一下,怎么样堵住这个管理的漏洞,您有好的方法吗,教授?

  朱毅:食品安全监管体系正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以前是国内食品安全的问题需要解决,现在输入性的食品安全问题也要解决。而且在监管职能要三合一。现在自己家的猪能够摁住了,走私的猪还摁不住。

  主持人:好的谢谢,谢谢朱毅教授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我们想说,那些猪肉“洗白了”,进入到我们的餐桌,但管理的链条当中,为什么会有一些人黑了心,却依然得不到惩罚?我们的记者调查很清楚了,倒查应该也不是一件难事了吧。

  感谢收看今天的《新闻1+1》,明天见。

责任编辑:隗俊

来源:http://news.sina.com.cn/c/nd/2016-11-21/doc-ifxxwrwk1615344.shtml